• 首页>检索页>当前

    ?当教师成为校园设计师之后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6-22 作者:付锦 朱旭莉 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-《人民教育》

    “双减”过后,我们希望用“设计”来帮助学生自我成长。不妨想象一下,在一所学校,学生成为设计师,老师也成为设计师,师生“双设计”会呈现多少传奇呢?

    在我们学校——四川省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,师生一起做了很多设计。比如,“今夕斋”的空间,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,这里成了师生交流、研讨、休憩的小空间;比如,孩子们在新教学楼里,亲手搭建了一座心心念念的树屋;比如,2021年元旦前夕我们给每个孩子准备了一份红色蔬菜礼包,寓意“红红火火”……

    基于这些,我们开始提倡一种“无设计不教师,人人是设计师”的理念。

    说到“设计”,校园建设的设计关键点有哪些呢?那些看得到、摸得着的建设相对容易,最难的是人的建设,人心的建设,教育场的建设。在我们学校,学校建设不再专属于顶层设计或者校长的宏观规划,而是更多生发于一线教师随时随地不断涌现的智慧。此时,如何激发广大一线教师深度参与学校建设,就成了学校管理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    “校园内容设计师”的价值

    “校园内容设计师”的价值在哪里呢?

    我们不妨先思考这个问题——学校里应该怎样会更好?我想,更好的学校,就是孩子们更喜欢的学校,学校里的空间、环境、课程、活动等都要能促进儿童的成长。教师必须是“学习内容的设计师”,不管是课程、课堂还是作业、班会、“国旗下活动”等,每一件事情都需要用“设计思维”去完成,设计即思想。设计师都应具备一个特点,那就是高度的同理心。同理心让他们特别敏感,让他们严谨、生动、迅速地将一个个概念传达给其他人。

    雷洁超老师和她的班本游戏课程。2017年,雷老师产假回归,成为了一位接班“后妈”。这个班叫作“星灿诗社”,果然星光灿烂。上语文课窗外飞机飞过,几个孩子竟跑出教室去看飞机;下了课更是创意频出,花盆底下的托盘成了旋转飞盘,楼道的防滑条成了九节鞭,浇满水后,过道秒变溜冰场。

    雷洁超老师拾起之前的治班妙法,实施学习小组、优带弱、开班会、“一对一”定制化谈心等策略,效果不尽如人意。偶然一次,她发现孩子们说起学习兴致不高,但聊起游戏却兴奋十足。于是,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,将游戏与学习结合,设计了一个班级管理游戏“我的江湖我做主”。

    谁说游戏与学习就是天敌呢?江湖味儿十足的英雄帖一经发出,学生个个精神抖擞、摩拳擦掌,一场“武林争霸”悄然上演,雷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制定游戏的玩法,班级迈入了飞速进步的“5G时代”。

    第一个“G”:Group(团队)——乐“组队”。以团队作为支撑,设立“门派”(学习小组)、掌门人(组长)与“门派”规矩(学习小组公约)。各团队还可以根据自己组员的优势,发展成各种特色小组。

    第二个“G”:Game Competition(游戏竞争)——勇“PK”。在雷老师的班级武林里,会定期举办“星灿论剑”,即每次测验后的“PK”。这不是给每个孩子排名,而是以各小组的总体表现进行竞争。每个人都深知,自己的表现对“门派”而言很重要,为团队而战,必须全力以赴。

    第三个“G”:General Tasks(常规任务)——竞

    “闯关”。一学期的学习目标被分成72个任务,完成即可获奖。各“门派”需要完成各种任务,以获取江湖影响力。

    第四个“G”:Grow Up(成长)——勤“升级”。每个孩子可以选择一张英雄卡代表自己,并通过优异的成绩及良好的表现来解锁各种称号,如“初涉江湖”“四方游侠”“武林高手”等。

    第五个“G”:Glory(荣誉)——创“成就”。班级拧成一股绳,在足球联赛、研学活动、运动会等集体项目比拼中屡拔头筹,斩获若干第一名!

    巧设计迎来“大惊喜”,班风班貌焕然一新。雷洁超老师的方法也启发了身边的教师,班级文化和班风建设各出奇招、各美其美。

    “诗意家学”带动新型家校关系。校园设计不局限于校园,我们希望用“父母课堂”的方式来激起家长对教育的呼应。它不是讲座式的,也不是训导式的,而是运用艺术手段来达到目的。在老师的策划下,带有学校特色的一份“诗意家学”礼物诞生了。我们按响门铃,推开一扇扇门,用镜头记录门背后一个个家的故事——善于收纳的奕萱家,用生活的加减法化解烦恼、填满幸福,让家越住越大;热爱运动的皓翔家,用一个足球打开亲子沟通关节,培养独立意识;拥有红色基因的孟轩家,祖爷爷为解放战争奉献了青春与热血,也把爱国与质朴的品质传递给后辈。

    在一个个视频故事里,我们看到父母对孩子的言传身教,家学对孩子的滋养,诗意生活的种子生长、向上、生机勃勃。在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上,家长的留言很多,我们的公众号不再是发通知、展示学校活动的“自嗨媒体”,而是成了家校共育的交流平台。这就是设计的力量。

    “教育面孔奖”获得者何金忠。成都“基础教育2020年度教育面孔奖”获奖人之一何金忠,是我们学校的一名保安,普普通通,来自农村,工作在城市最平凡的岗位上,他却获得了“教育面孔奖”,从上百万人中脱颖而出获此殊荣。为什么是他?单单一点——为了和孩子以及家长有更顺畅的交流,他能喊出我们学校500多个孩子的名字,记住100余位老师。

    有段时间,一位学生看到何师傅在午休时间写字,便与他讨论书法。何师傅赠予小同学一幅字,在孩子中间传开,“何师傅能写一手好字”成为校园的热门话题。2021年六一前夕,学校为何师傅举办了个人书法展。每到课间,孩子们会将何师傅团团围住,渴望得到“真迹”,渴望得到写好字的秘诀,校园刮起了一阵“书法风”。

    人人可以成为设计师,似乎在我们的校园里实现了。

    一线教师如何成为“校园内容设计师”

    密钥一,创新共同体意识的“三激发”。

    第一个激发是建立心理安全感。安全感是组织中每个人的第一需要,“容错”是其至关重要的基础。有了“容错”的前提,老师就会得到“心理安全感”,就不会忌惮说错了什么,做错了什么,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。同时,我们的管理者用一种接纳的、商榷的、积极引导的方式对待老师的诉求,包容老师的失误,让老师敢于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提出建议。我们有不定期的各种正式场合或者非正式场合的恳谈会、面聊活动、书信谈心等。这样一种安全感的建立,给予创新一份踏实的土壤。

    第二个激发是打开意愿系统。我们以高度的共情能力,打开教师的意愿系统。教师的设计不是仅凭校长号召就能开启的。人们打开意愿系统,一般会确认三个问题:一是这件事对我来说重要不重要?二是这件事情我能不能干成?三是这件事我到底喜欢不喜欢?我们关注老师的需要,绘制每位老师的“需要金字塔”,设立“速赢”项目,帮助老师把“日常性疼痛”变成“日常性小惊喜”“日常性被关爱”。以高度的同理心和共情力,深刻体察每位老师的意愿系统,在最容易被激发的时候激发他们的设计意愿。

    第三个激发是营建良好的人际关系,触发共创的氛围。最好的关系催生最好的设计。在校园里,我们创造和谐安心的关系,教职工之间可以随时生成各种战队,产生无处不在的“帮帮团”。当老师遇到难题时,各种“帮帮团”会自动汇聚过来帮助你渡过难关。无数个“帮帮团”不仅把大家凝聚在一起,而且触发了共创氛围。作为学校领导者,应该去推动大家形成彼此照应、互相成全的关系。

    密钥二,学校管理思维及行为的“三变革”。

    变革一是示范引领,而不是下达任务。创意需要点燃,设计需要示范。实施传统管理方式的学校在接受各级任务时,基本上采用一种层级传达的模式,而我们学校不采用这种方式。校级干部、中层管理者、大小组长要分别作出引领示范、执行示范、落地示范、榜样示范,把设计的理念、信念“摆出来”,把优秀的设计作品“摆出来”。

    变革二是组织结构扁平化。我们构建了“教师执行校长制度”,设立了“每月校级教师执行校长”和“年级分校执行校长”。全校六个年级就是六个执行分校,每个分校都各自有执行校长,一起形成“一所学校,三级校长,两级学校,纵横交错,互为织网”的管理模式。每个年级分校以“因人设岗”“自主竞聘”等方式,让每位老师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和岗位,比如“年级德育主任”“年级教学总监”“年级工会主席”……挖掘教师的潜能,看见教师的亮点,让教师在自我发现中找到优势,发挥强项,从而获得价值感、成就感、意义感。

    变革三是以“管理艺术”替代“管理约束”。我们用艺术化的方式,走向了“向美而生、诗意栖居”的管理美学。“管理艺术”与“管理约束”的公约数是什么?是梦想,是意义感和价值感。当不设计的痛苦大于设计的痛苦时,教师就会自然而然地成为设计师,灵感和创意不请自来;当教师的自我领导力得到激发,愿意去建设学校的方方面面时,学校的管理就进入到一种美好的状态。

    (付锦 朱旭莉 作者单位系四川省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)

    《人民教育》2022年第10期,原题为《假如教师成为校园内容设计师》

    0 0 0 0
    分享到:

    相关阅读

    最新发布
    热门标签
    点击排行
    热点推荐

    工信部备案号:京ICP备05071141号
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

   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

    Copyright@2000-2019 www.directoryhaz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

    精品国产sm最大网站免费